東京迪士尼清潔女孩的真情告白:爸媽別哭,我的工作值得你驕傲

東京迪士尼清潔女孩

大學剛畢業的女孩松永聰美,錄取了東京迪士尼樂園的工作,她被分派到清潔打掃的部門。她的父母不解為何培養孩子到大學畢業,卻選擇了掃地的工作,忍不住寫信給她在迪士尼的主管:

金田先生:

小女聰美有幸進入貴公司服務,由衷的感謝貴公司的抬愛。

我深知寫這封信非常失禮,但三思之後,還是決定冒昧提筆寫信給您。

日前,聽說小女聰美被分配在清掃部門。雖然很難以啟齒,但我們辛苦養女兒到大學畢業,並不是讓她去拿掃帚和畚箕的,我有一個不情之情,是否可以請您將小女調去清掃以外的部門?

萬事拜託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松永貞子


這位新進人員的父母,似乎對女兒被分配到清掃部門有所不滿。

我決定先找這位新來的松永聰美,瞭解一下她自己的想法。

來到她負責的區域,發現那些宛如新芽的新進人員,穿著嶄新的潔白制服,正在接受培訓。其中有一名年輕女子認真抄寫筆記,總是率先提問。

我看了一眼她的名牌,上面寫著「松永」。

培訓告一段落後,我把松永聰美找來了。

「對不起,打擾妳受訓。」

「沒關係,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

「你是一個大學畢業生,我想請問妳對清掃工作有什麼看法。」

「我覺得這個工作很棒,在進 東京迪士尼樂園 之前,我就很嚮往這個工作。」

「妳有沒有把這種想法告訴過妳的父母?」

「我父母⋯⋯嗎?我經常告訴他們,我想在迪士尼工作⋯⋯」

「但他們並不知道妳很嚮往清掃員的工作吧?」

「對⋯⋯金田先生,我父母怎麼了?」

「不瞞妳說⋯⋯」

我把她母親寫給我的信出示給她看。

聰美一臉驚訝的看完信,並對我說:「真的很抱歉!下次休假時,我會回老家,直接向他們說明情況。」說完,她深深的一鞠躬,再度回到受訓的行列。

聰美是個認真坦誠的年輕人,只要她敞開心胸和父母溝通,相信一定可以獲得父母的諒解。如果她的家長還是無法接受,到時候再由我出面和她父母溝通。畢竟我這個外人,還是等他們家人自行溝通後再出面比較好。

我決定相信她,先由她自行解決這個問題。

|兩週前|

「老公,你趕快起來!聰美寄明信片回來了。」

身為母親,我很希望她能夠在老家巖手找一份工作,但還是尊重她「想在迪士尼工作」的強烈願望,再加上千葉剛好有親戚,於是,就同意她一個人在千葉生活。但是,聰美寄來的明信片上所寫的內容,完全辜負了我們父母的期待。

爸爸、媽媽,你們好嗎?

我終於如願在迪士尼工作了,每天的生活都很新鮮。我在清掃部門做清掃工作,等天氣暖和一點之後,你們一定要來這裡玩喔。
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聰美 敬上

「老公!」

「什麼事啊?一大早就吵吵嚷嚷的⋯⋯連假日也不讓人好好休息。」

「老公,這是⋯⋯聰美寄來的明信片,你看這封信。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你看!我們好不容易讓她念到大學,現在進入了迪士尼,卻被派去掃地。」

「這是公司決定的事,她也很無奈啊。」

「無奈?你難道忘了我們吃了多少苦,才把她栽培到大學畢業嗎?」

「這⋯⋯我當然沒忘。」

「為了支付私立大學的學費,你每天都要加班,我也開始全職工作,好不容易熬過了四年結果,她卻跑去掃地⋯⋯」

我難過得流下眼淚。

我們的家境並不富裕,正因為對女兒的「未來」充滿希望,所以我無論在家事和工作上都很盡力。沒想到,她大學一畢業,竟然去掃地!

我拿著聰美寄來的明信片,和丈夫一起來到客廳。我泡了一杯濃茶給剛起床的丈夫醒腦,丈夫喝了一口後,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。

「老公,你叫聰美馬上換公司。」

「不可能吧。」

「為什麼?在東京,應該可以找到更有出息的工作,為什麼要去迪士尼掃地⋯⋯」

「也許妳說的沒錯,但要不要先聽聰美自己的想法?」

「聰美的想法?那還用問嗎?誰願意去掃地,而且,那孩子太老實,也很膽小,我看她十之八九不敢把她真實的想法說出來。」

「她才剛進公司,現在馬上就換工作⋯⋯不太妥當吧。」

「算了,那我代替她說。」

「代替她說?說給誰聽?」

「她的上司啊,拜託聰美的上司幫她調去其他部門。」

雖然我知道這樣的做法很逾矩,但聰美是我們全家的希望,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她被派去掃地這件事。

而且,她讀書很用功,也賣力打工,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公司的錯誤判斷毀了她多年的努力……

|兩週後|

我寄信之後過了幾天,接到聰美的電話。她在電話中說,下次休假日會回來巖手。

我打算和她好好談談換工作的事,當然也不排除勸她回來巖手。

星期四,聰美拎了一個小行李袋回來了。

我煮了她愛吃的洋芋燉肉、魚丸湯,豐盛的菜餚放滿了桌子,當大家開始吃飯時,我切入了主題。

「小美,妳一個人的生活怎麼樣?」

「什麼怎麼樣?」

「有沒有什麼不方便?」

「還有很多事要慢慢適應,但這是我自己決定的事。」

「工作怎麼樣?有沒有派妳去做討厭的工作?」

「關於這件事⋯⋯」

聰美放下筷子,直視著我:

「金田先生給我看了妳寫給他的信。」

「⋯⋯」

「媽媽,我喜歡清掃工作。」

「清⋯⋯掃?喔,妳是說掃地。」

「雖然清掃的確是以掃地為主,但並不是只有這樣而已,要怎麼說,有點像是行動資訊站⋯⋯為遊客提供『幸福』是我們的首要工作。」

「妳這麼說的確比較好聽,但妳被公司騙了,公司只是在利用妳。妳難道不知道我們供妳讀完大學有多麼辛苦嗎?我們栽培妳讀大學,可不是為了讓妳去掃地。」

「爸爸、媽媽,我很感謝你們,真的很感謝,但是,清掃的工作也很棒,這一點也是真的。媽媽,請妳相信我。」

「小美,妳要不要回老家?」

「啊?為什麼?」

「這樣就夠了吧?妳現在終於知道,像妳這種不經世事的小女生,在大城市只能掃掃地,所以,不要再逞強了,趕快回來吧。」

「媽媽⋯⋯妳太過分了!竟然這麼看不起我⋯⋯我絕對不會辭職的!以後也不會再回來這裡了!」

「聰美!」

聰美站了起來,拿起行李走了出去。難得的一家團聚泡了湯,聰美搭車回千葉了。

難道我錯了嗎?不,父母為女兒擔心根本沒有對錯的問題,任何父母都會為兒女擔心。

丈夫坐下時,交給我一個信封。

「這是聰美給我的。」

打開信封一看,發現裡面是迪士尼樂園的門票。

信中還附了一張便條紙,上面寫著:「爸爸、媽媽,希望你們來看看我工作的樣子。」

聰美這次回家,可能就是要拿迪士尼門票給我們,但天下哪有父母特地去看自己的女兒落魄的樣子?這時,丈夫嘀咕著說:

「要不要去看一看?那孩子向來不頂嘴,她以前有表現出這麼強烈的意志嗎?」

「⋯⋯但如果她知道我們要去,可能會故意表現出好的一面。」

「那就不要告訴她我們什麼時候去,我們可以去偷偷觀察一下。」

的確,比起完全不瞭解她的工作情況就反對,等我親眼看過之後,再把我的想法告訴她,她比較容易接受。

我同意了丈夫的提議。於是,我們決定在下一個假日去看看聰美的職場。

第一次踏進東京迪士尼樂園,看到的是完全陌生的景象。

由於我們瞞著聰美,原本還覺得要小心不被她發現⋯⋯看到迪士尼樂園這麼大,反而覺得她會看到我們才是奇蹟。

我們已經拜託上司金田先生,請他不要告訴聰美我們來迪士尼的事。當我們經過名叫太空山的遊樂設施附近時,看到了一身潔白制服的聰美。

她的手上拿著掃帚和畚箕,正在掃掉落在地上的爆米花。

「老公,你看⋯⋯還不就是掃地的。我們回家吧,我看不下去了。」

「才剛來而已,難得來一次,多看一下再走吧。」

「但是⋯⋯」

「啊!」

這時,一個手拿爆米花的五歲男孩在聰美面前跌倒了。

他手上的爆米花灑了一地。膝蓋磨破了,微微滲著血。聰美立刻跑了過去,把男孩扶了起來。

「弟弟,你沒事吧?你媽媽呢?」

男孩哭著不說話,拚命搖著頭。聰美問他:「你是不是迷路了?」男孩用力點頭。

聰美從腰上的霹靂包裡拿出OK繃,貼在男孩的膝蓋上。

「還有沒有其他地方會痛?」聰美問,男孩回答說:「沒有了。」

他似乎不是因為膝蓋擦傷的疼痛而哭泣,反而是因為迷路的不安和爆米花掉了的打擊,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
聰美從霹靂包裡拿出一張卡片,遞給了男孩。

「這張送你,這是魔法卡喔。」

「魔法卡?」

「對,小精靈會施魔法。」

「怎樣的魔法?」

「你把這張卡交給賣爆米花的姊姊,你剛才掉的爆米花就會變回來了。」

男孩接過卡片,一步一步走去賣爆米花的地方。

這時,聰美動作俐落的把地上的爆米花清理乾淨了。

雖說是「清理」,但她的動作完全沒有一絲慌張,宛如拿著手杖優雅的跳舞。看到她優雅掃地的樣子,周圍的遊客忍不住為她鼓掌。

地面一乾二淨,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,好似聰美純潔的心。

男孩滿面笑容的抱著爆米花跑回聰美的身邊:

「姊姊,姊姊!我把那張卡給爆米花的姊姊,她幫我裝了好多⋯⋯咦?剛才我掉的爆米花呢?」

「我不是說了嗎?小精靈的魔法會幫你變回來。」

「好厲害!姊姊,妳的包包簡直就是魔法包。」

「對啊,這就是魔法包。」

「剛才令千金交給男孩的卡名叫『重新服務卡』,可以給沮喪的遊客帶來希望。」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向我們走來,他就是聰美的上司金田先生。

「帶來希望?」

「對,比方說,有小孩子不小心讓氣球飛走了,或是像那個男孩一樣,因為跌倒不小心把爆米花灑了,那張卡就可以安撫他們的情緒。那張卡片上面畫了會魔法的小精靈。」

「喔,難怪聰美說是『魔法卡』⋯⋯」

我有一種奇妙的感覺。

原本以為聰美只是拿著掃帚和畚箕在園區內走來走去掃地,現在才發現,她的工作可能並非只是把地上掃乾淨而已。

金田先生指著聰美手上的掃帚說:

「伯母,妳請看一下,聰美拿在手上的畚箕,是不是好像變成了她身體的一部分?像她那樣把畚箕緊貼著身體,可以避免碰觸到遊客,導致遊客受傷。無論任何事,只要前輩教一次,聰美就會牢記在心。她是一個做事認真,善解人意的女孩。」

我覺得聰美看起來閃亮動人。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迷人的聰美。

這時,那個跌倒的男孩子探頭看著聰美的霹靂包,納悶的問:

「姊姊,妳的包包裡還有其他東西嗎?」

「其他的東西?裡面還有一個法寶,可以讓人不會再受傷。」

說著,聰美從腰上的霹靂包裡拿出一個淡紫色的小袋子。

「這是姊姊的寶貝,這是姊姊以前出車禍時,姊姊的媽媽做給我的護身符,裡面放了一個十五年前的十圓硬幣。」

「十五年前的十圓硬幣?」

「對,姊姊在十五年前發生了車禍。那時候姊姊才七歲,不小心迷路了⋯⋯結果,在徬徨迷路時,不小心撞到了車子。所以,姊姊的媽媽就在裡面放了一個十圓硬幣,告訴我萬一又不小心迷路時,可以隨時打電話回家。」

「是嗎?那真的是姊姊心中的寶物吧。」

「現在,姊姊希望這個寶物,可以保佑來這裡的人都不要受傷⋯⋯所以隨時都放在包裡。」

聰美說完,牽著男孩的手,帶他去走失孩童中心。

我的淚水湧上心頭。

「沒想到,那麼久了⋯⋯她一直帶在身邊⋯⋯」她已經長大了。她不再是迷路時,會哭得像淚人兒的聰美了。

丈夫輕輕摟著我的肩膀說:「妳就相信她吧?」

我變了,在那一瞬間,我發自內心的想要支持聰美選擇的路,於是,我回答說:「好。」握了握丈夫搭在我肩上的手。

金田先生問:「要不要把聰美找來?」我和丈夫都不願意打擾她的工作,決定不跟聰美打招呼就離開。

「那就請你們在這裡好好玩一玩。」金田先生笑著說。

我們這對老夫妻就像新婚般走在園區內。無論我們走到任何地方,都沒有看到任何垃圾。有人想要丟菸蒂,看到地上這麼乾淨,便特地走去丟進菸灰缸。這裡乾淨得讓人不忍心弄髒。

每次丈夫要求工作人員為我們拍照時,他們都雙手接過照相機,然後雙手歸還。

如果他們手上拿著工具,就會先把工具放下來,必定以雙手拿照相機。

我忍不住問:「為什麼要雙手拿我們的相機?」

對方露出爽朗的笑容回答:「因為萬一掉在地上的話,如果是禮品還可以重新買,但再多的錢,也無法買到回憶。」這句話中充滿了他們對遊客的體貼。

原來聰美和這些人一起工作。我們真心覺得這趟來對了。

我為自己的心胸狹窄感到羞愧。

我之前還對聰美說,為了讓她上大學,我吃了多少苦頭,有多麼辛苦,強迫她對我們感恩。聰美真心希望更多人得到幸福,我卻只想到自己。

下次聰美回家時,我一定要把此刻的心情告訴她:

「聰美,媽媽會支持妳的夢想,還有⋯⋯謝謝妳當我們的女兒。」

我們度過了充實的一天,回到了巖手。

|一週後|

聰美的父母來 東京迪士尼樂園 後,又回去巖手了。一個星期後的某一天,她的母親貞子寫給我一封信。信中提到她看到女兒工作的情況後很放心,同時,更感謝曾經指導女兒的各位同仁。

收到這樣的信真是太高興了,我真希望把這封信當成護身符,隨時帶在身邊。

我把信放進口袋,像往常一樣,在園區內巡邏。

遠遠看到了聰美走來,但一向很有精神的她,今天似乎有點不太對勁。我有點納悶,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,聰美回答說:

「我送了這裡的門票給父母,但他們一直沒來。我開始覺得,也許我想要追求夢想的想法太自私了⋯⋯金田先生,我是個不孝順的女兒嗎?」

「當然不是,妳不是每天為了遊客很努力的工作嗎?」

「但是,我無論在這裡多麼努力,如果無法得到父母的認同,就覺得好像一輩子無法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⋯⋯」

「那妳覺得怎樣才能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?」

「我⋯⋯我覺得要成為一個為工作驕傲的成年人。」

「妳現在不是嗎?」

「不⋯⋯我不知道。」

「妳之前曾經說,妳的夢想就是在這裡工作,對不對?」

「對。」

「妳為什麼想在這裡工作?」

「因為我希望帶給更多人夢想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!聰美,『掃除之神』曾經告訴我一句話。」

「掃除之神⋯⋯嗎?」

「對,他是華特.迪士尼格外信賴的清掃部門經理查克.波亞金先生。他曾經對我說:『自己沒有夢想,就無法為他人帶來夢想。』只要妳持續擁有夢想,不僅可以為這裡的遊客帶來夢想,也可以為妳的父母帶來夢想。」

然後,我從口袋裡拿出她母親寄給我的信,交給了她。

「妳看一下這封信,裡面有證據可以證明妳並沒有不孝順。」

「⋯⋯」

「正因為妳希望給更多人帶來夢想,所以才能報答妳父母的養育之恩。」

聰美從信封中拿出信,看了起來。

金田先生:

很抱歉,之前寫了那封很失禮的信給您。

那天,看到聰美工作的樣子,我們夫妻由衷的為女兒感到自豪。貴公司藉由工作教會她如何體貼他人,她也因此獲得驚人的成長。

多虧了貴公司同仁的熱心指導,讓她一天一天更加成熟,和以前在老家時完全不一樣了。

由衷的感謝各位。

看到女兒如此自在的使用掃帚和畚箕,簡直好像變成了她身體的一部分,我們都感動不已。同時,我們也瞭解到,在迪士尼樂園的清掃是可以淨化遊客的心靈的一項工作,是東京迪士尼樂園對遊客最高等級的款待。我從女兒身上學到了不放棄夢想的重要性。

我們會繼續默默支持她。

希望日後也多多關照。
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松永貞子

聰美的淚水奪眶而出。

她低低說了聲「謝謝」,默默的感謝了悄悄來看自己工作的父母。

「我認為當父母從兒女身上學到什麼時,就是兒女對父母最大的報恩。」

我們能不能在自己的工作中,找到感動與熱情,並將這份情感分享給我們週遭的人呢?

本文作者東京迪士尼掃除之神:鎌田洋

來源:《原來我的工作這麼令人感動》

任何一個工作崗位都是值得尊重的。

人來到這世上的意義是什麼

Author: shun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